回家路上偶遇配陰婚的鬼

我家住在安徽的一個小村莊,我的太爺爺是村里有名的陰陽先生,村里誰家有了邪乎事都喜歡找他。小時候,父母下地干活事兒多,太爺爺就把我帶在身邊,每逢村子附近請太爺爺驅邪,我都是跟著去,見過的邪乎事不計其數。有一件事給我留下了頗為深刻的印象,可以說是我人生中遇到的最為恐怖的事……

我六歲那年,隔壁村劉大爺的兒子中了邪,他家里人火急火燎的請我的太爺爺去給他兒子驅邪,我就也跟著去了。話說這個劉大爺的兒子叫劉成建,是一名老師,在我們當地市里的學校教語文,平時為人也算謙和有禮。因為市里離我們縣不是很遠,他清早起床會騎著電動車去縣里,再轉公交車去市里上班,下班后再從市里轉公交回家。

這天,劉成建批改當天學生的考試試卷,不知不覺間其他同事都已經回家了,辦公室只剩他一個。冬天夜黑的早,劉成建改完試卷,伸了個大大的懶腰,抬頭看了一眼墻上滴滴答答轉動的鐘。“乖乖,七點了,得趕緊回去。”劉成建邊自言自語,邊急急忙忙收拾背包往市里公交車上趕。

到了縣里,下了公交車,劉成建發現周遭一片漆黑,連平時散發著昏黃亮光的路燈,今天也不知什么原因,全部都沒亮。一路上就只有些正在營業門店的亮光灑在地面,淋淋漓漓細雨摻合其中,加上呼嘯的寒風,顯得路上特別陰森森。劉成建一路上一個人也沒有碰到,而原本只須走二十分鐘的路,今天卻半個小時也沒走到。

“乖乖,今天真的邪門,路上怎么沒人?今天這路上氣氛很是不對。”劉成建邊心里嘀咕邊加快腳步,約莫又走了十幾分鐘,終于看見了平時經過的十字路口。看到了十字路口,劉成建稍微松了一口氣。雖然是寒風刺骨的冬天,他這一路下來卻是滿臉汗珠,全身發熱。劉成建用左手抹了一把臉,又揉了揉眼睛,這才仔細往路口看去。這不看不知道,一瞧仔細了,可把劉成建嚇得不輕。因為離他前方幾米遠的樹上,坐著一個穿紅衣服的女人。那女人上身坐在樹上,腿卻耷拉在樹根,眼睛巨大突出,十分慎人,咧開著嘴巴,露出白森森的牙齒,對著他笑。

劉成建知道自己撞上不干凈的東西了,嚇得拔腿就往家跑,到家便癱坐在地,一病不起。更可怕的是,躺在床上的劉成建每天晚上都大呼小叫,說有個紅衣巨眼的女人敲他家的門,要和他配陰婚。起初劉大爺還沒當回事,以為劉成建生病了,胡說八道的。每天老兩口都把劉成建送到衛生院打針吃藥。可是劉成建卻病的越來越重,醫生也查不出個所以然來。這下劉大爺慌了神,又聽到兒子天天說有女人找他配陰婚,便找到了我的太爺爺。

我太爺爺到了他家,看到躺在床上的劉成建,掐著算了一通。“這個事情,有點麻煩……”太爺爺邊說邊嘆氣,“這個女人太兇了,趕不走,要是想你家成建好,只能配陰婚。”聽到我太爺爺這么一說,躺在床上的劉成建死活不依,嚷嚷說那女人太恐怖了。“不配陰婚只能想辦法擋一擋。”太爺爺邊說邊畫了紙符,貼在他家門口。臨走的時候,太爺爺告訴他家人:“這個辦法只能擋一時,要是真想你家成建好,還是配陰婚吧。”

后來,我問太爺爺劉成建最后有沒有配了陰婚,太爺爺邊搖頭邊嘆氣,說:“這個女人是個討債鬼,他們劉家就數劉成建命數薄,只能纏著他不放。不配陰婚,就得拿命還債。”果不其然,沒多久我就聽到了劉成建病死的消息;也約莫聽說很多年前,一個被批斗的女知青,冤死在了劉家的院子里……

一個神秘的微信公眾號:“XRecords”(復制搜索)

17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
  1. 這是你自己親身經歷?

  2. 假的,生病了還描述的這么詳細,不可能

  3. 好看

  4. 明顯有很多創作的文字,如第3、4段的描述。事件是真的就行了。
    配陰婚是什么意思?活人與先人配陰婚還能活著么?

    • 寫的很不錯

  5. 啥?你也是安徽的!老鄉啊

  6. 先別說故事真假,就是那種年輕女人沒嫁過人,死亡之后都挺兇的,以前我家里也有一個經常出來鬧

    • 太闊怕了吧?

  7. 太可怕了、、、、真的太可怕,那么一個好老師,就沒了

個人中心
今日簽到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
内蒙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