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廊盡頭的房間

2015年9月13日,北京市朝陽區。我中專畢業后就進入社會工作了,我喜歡音樂,所以我自學了作曲編曲,也寫了不少歌,我向一家唱片公司投了作品和簡歷,他們通知我去面試,而這家公司的地址就在北京朝陽。

我在浙江工作,接到消息后,我不顧家人勸阻來到北京,經過一個下午的面試和才藝展示后,他們跟我說回去等消息,并為我聯系了酒店,其實我知道自己沒戲了。酒店名字就不說了,房間號是8505,在走廊盡頭,是一間大床房,那天酒店人滿,不能換房間,我因為離家時與家人鬧翻,沒有帶多少錢,所以只能暫時住在這里。我聽說過一些傳聞和禁忌,所以進房間前敲了三下門,然后低著頭站在門邊等了一分鐘再進去。

當天又唱又詢問的折騰了一下午,難免累了,也因為被拒絕,我的心情多少有些失落,所以早早的就睡了,睡到大概兩點多的時候,我突然驚醒,就是那種睡得很熟,突然有人弄出很大響聲被驚醒后的感覺,我頭腦是清醒的,但是不能動,我是側著睡的,借著窗外微弱的亮光我看見床邊有好多人。

我想起以前聽過的一些傳聞感到非常害怕,我穩住心神,試著眨了一下眼睛,這些人就不見了,我也能活動了,再仔細一看我的外套掛在衣架上(事后我想起來,睡覺前我的外套是放在枕頭邊上的),我以為剛剛睡醒眼花了,自己嚇自己,翻過身想要平躺著睡,突然看到一個穿紅色衣服的人,低著頭,頭發長長的遮住臉,就站在床尾,他慢慢的走過來。

同時床頭的臺燈也亮了,我清楚的記得睡覺前那個燈是白色的光,但是這會兒卻是很昏暗的黃色,其實也就幾步,他動的時候我能聽到“咔咔”的響聲,就是有些人喜歡掰手指發出的那種聲音,只不過放大了幾倍,然后他的身體像拉長了一樣,直直地慢慢地向我壓下來,手緊緊的掐住我的脖子。

他的臉和我貼得很近,臉色是蒼白的,還帶著幾股黑色的青筋,頭發在我臉上掃來掃去,他臉上的皮也一點點往下掉,就像被撕下來一樣,嘴里還滴著血,滴在我臉上,我下意識的一聲大叫就醒驚了。

我定了定神看了看四周,借著窗外的亮光,我看到我的外套在衣架上掛著,臺燈并沒有亮,我害怕得不敢動,大概過了十幾秒后,我不顧一切的沖去前臺,在前臺服務人員的休息室渡過了下半夜,我跟服務人員說了我的經歷,他們說我是做了噩夢,我也愿意相信這是我做的夢。

但是第二天一早,我發現自己的脖子上有個手掌狀的淤青,臉上也有一些紅色的像線一樣細細的痕跡,摸上去還有一點點痛,別人都說是我做夢時自己抓自己弄的,事實到底是怎樣我也不清楚…

一個神秘的微信公眾號:“XRecords”(復制搜索)

11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
  1. 我也經歷過。樓道里第一個房間。

  2. 蟹蟹你們的支持

  3. 真是嚇人、、、、

  4. 睡眠癱瘓癥算不算靈異 現在爭議很大

  5. 其實,我經常漂泊在外,住酒店盡頭的房間很多次了,都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,有時候人做噩夢,首先睡前一定會給自己心理暗示,淤痕也可以是你自己弄的,因為夢是對靈異最沒有說服力的介質。除非在現實中某些事能對應上夢境

    • 贊同。大部分壓床不是鬼,是太疲勞。

  6. 真假的?太嚇人了

  7. 真恐怖

  8. 你這種夢醒了有抓痕的我聽到過兩次了。有個是我朋友的同學,她們廣西的,后來家里人找人問了,確實是有陰魂找她拉她的。

個人中心
今日簽到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
内蒙古